英雄迟暮

cp霜木 点开看看吧→

一般星期六更文

最近沉迷《一人之下》,我想知道,大家真的不来一发青也cp吗?

【all叶】遗落的时间

车祸后失忆的可能性有多大?

严重的车祸,非死即伤。

人的脑颅其实非常坚硬,若真的受伤,要么活要么死,基本上没有失忆这一说。

若是失忆的话,原因应该在记忆中枢。但记忆中枢外面是关乎生死的脑结构,若失忆,结果可想而知。


但叶修失忆了,在那次车祸后。

他在病床上躺了很久,久到他醒来的时候自己都吃了一惊。

我是……叶修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四肢无力,双手完全没有以前那般灵活。他抬了一下腿,打算下

床走动。


“嘭”


众人听到声音后快速赶来,只看见叶修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只手

搭在床上,另一只手垂在地上,脸色苍白,一副病态的样子。

叶修听见了脚步声,抬头看着来人。

“你们……”

还没等他说完,苏沐橙就上前抱住了他。

“叶修,叶修。”软软的橙发搭了下来,从叶修的脸前轻轻擦过。


有淡淡的橘子味,叶修这样想。


“苏队,请不要这样,叶修前辈还没有恢复。”张新杰其实也很想抱上去,但碍于叶修的身体状况,想了想还是算了。


“老叶老叶你终于醒了!我跟你说哦,你睡着的这段时间,我一直在等你。你知道吗,当时你出车祸的时候真是吓死我了,还有还有……”黄少天说着说着就哭了,虽然平常话很多,虽然平时一副无厘头的样子,但他重视感情,他重视自己所爱的人,这是属于他独有的温柔。


“少天,都说了前辈还没恢复。”喻文州脸上仍挂着平时的微笑,但不难看出那种激动的神情。

看着来人,叶修一脸茫然。


“你们是谁?”




叶修坐在轮椅上,经过一段时间的复健后,身体稍有好转,但仍不能做太多的运动。

现在的他很痛苦,来自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痛苦。

身体没有什么力气,他很想活动,但却无可奈何。

他知道自己失忆的情况,可他却想不起面前的人。


“我们是你最好的朋友。”肖时钦这样说。

的确,现在只能这样说。

事实上在叶修出车祸之前,就已经和大家确定了关系,但谁又能想到,在不久之后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如果现在就告诉叶修,他们是恋人,他和这么多人同时谈恋爱,想必对他现在的身体情况会有影响。但告诉他大家是朋友的关系,至少还能让他不用那么多心。

虽然真的很想告诉他,他们对他的爱意。

他们不能自私,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。

毕竟,现在要以叶修的身体为首要。



“嗯,怎么说呢,他现在的情况就连我们也不太清楚。之前我们就说了,失忆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遇到,那些电视剧、小说里的内容很多都是骗人的……其实我认为,他可以送去精神科看一看。”

“啊,抱歉,可能我说的话过于随便了。不过,你也可以用你们自己的方法去试一下。”

“你们可以给他看一些可以助他恢复记忆的东西,例如照片之类的,即使是一支笔,也有可能使他恢复记忆。”

“毕竟,做了什么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好。”

医生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说。


众人沉默了一会儿,之后又点了点头。

的确,现在的他们应该做一些什么。

用什么去填上这段遗落的时间?




“前辈,吃。”

周泽楷拿着一只刚削好的梨,伸到叶修面前。


叶修的手还有点儿抖,不过这也只是轻微的颤抖,没有什么大碍。

接过了梨,叶修开始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。嘴部肌肉因为长时间没有使用,现在吃东西仍感到费力。

“前辈,记得我?”

叶修看了看面前的人,点了点头。


“我很开心。”

周泽楷露出了微笑,自从叶修出车祸之后,他就没怎么笑过了。


“你……笑得好丑。”

叶修用抓过梨的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脸,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仿佛……仿佛自己依然拥有记忆一样。


老天总是这样,时不时就和你开个玩笑。上一秒你还在天堂,下一秒你就被打进了地狱。

叶修现在深有这种体会,他其实不喜欢现在这种状态。

虽然那些人告诉他,他们以前是最好的朋友,但他心里总感觉没有这么简单。

可是,如果不是朋友关系,那又是什么呢?

可能等到自己完全恢复了,大家就又会走了吧。




韩文清在帮叶修换衣服。

虽然韩文清看上去很粗暴,实际上却很温柔,但这也仅限于叶修。

男人宽大的手掌拂过了叶修的背脊,惹得叶修轻轻一颤。

越来越瘦了,韩文清这样想。

那么多年过去了,韩文清在梦里都想着把叶修紧紧抓牢,不让他离开。


韩文清退役后,天天待在叶修身边。这一点是让所有人都自愧不如的。

这是属于韩文清的温柔。


宽大的衣服套在叶修身上,叶修摆着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在那边晃。

白嫩的腿惹得韩文清下身一热。


“来,握着我的手。”韩文清抓住了叶修的双手“下床走几圈。”

叶修听了,紧紧的扣住韩文清手上的肉,深怕自己摔跤。


韩文清好似没有痛觉一样,就让叶修这样扣着。

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直到叶修走的不晃了,韩文清才让他先休息一下。

叶修紧盯着韩文清的双手,发现上面被扣的留下了深红的印记。

“抱歉,很疼吧。”

叶修微微低下了头,十分的自责。

韩文清的嘴角上扬,看着叶修这副模样觉得特别想笑。

“喂,叶修。等你恢复了之后,你可要好好感谢我。”

在床上。韩文清最后几个字并没有说出来。



叶修在花坛边上遇见了张佳乐。

看着叶修颤悠悠的拄着拐杖过来,张佳乐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叶修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。

“哈哈哈,叶修,你又有今天哈哈哈。”

看着张佳乐笑成这个样子,叶修恨不得上前就给他一拐子。

“我和你说,这家医院的环境还真是好呢。你看那朵花”张佳乐搀着叶修,慢慢的移动着“是吀靥花。”


叶修看了看紫色的花朵,又看了看张佳乐微笑的神情,不禁产生了疑惑。

“这个花,怎么了吗?你很喜欢?”口齿依旧不清晰,但张佳乐仍然能听的懂。

“我蛮喜欢的,是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喜欢上的”张佳乐摘了一朵花,放在了叶修的手心上“它的花语是,真诚不变的爱。”


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,但我知道,我这辈子都不会放手了。

以前,张佳乐觉得这是一段孽缘。无论怎样都击不破叶修的铜墙铁壁,无论怎样都只能看着叶修打败自己时的那种耀眼的风姿。


因此,我爱上了你。




“嘿呦,老叶,你站起来的时间变长了嘛。”黄少天一脸欣喜的看着叶修“哈哈那么多天的锻练终于有成果了,估计放在以前,你就算天塌下来都不愿意动一下。”

叶修听着黄少天的长篇大论,恨不得一巴掌呼上去。

黄少天看到叶修不耐烦的表情,想起了队长说的病人需要静养这句话,突然就闭上了嘴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对于黄少天这个情况,叶修特别的好奇,同时也觉得特别好笑。


“我觉得你不想听我说话……”本想继续说下去,突然用手堵住了自己的嘴。

嘴欠啊,嘴欠。

叶修嗤笑,用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“咱们的黄烦烦终于长大了啊,记得那个时候,你可把老魏烦死了呢。”


身边的桌子在黄少天极大的动作后摇动了几下,吓得叶修直愣愣的看着眼前抱上来的人。

“你终于想起来了,终于……”

“老叶,你知道吗,那么久了我有多么想你。”

“你知道你醒来的那一刻我在想什么吗?”

“感谢上苍……”

叶修瞪大了眼睛,用极其细小的声音说到“……抱歉,我什么也没有想起来……”

在黄少天绝望的眼神之中,叶修默默的低下了头。


抱歉,我依旧没有想起那些事,一切都只是不经大脑思考而说出来的话,身体的自然反应。


但是,现在的我真的可以只把你们当做普通朋友来看待吗?

tbc(end)


旧文已修

叶修生日快乐

评论(2)
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