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雄迟暮

cp霜木 点开看看吧→

一般星期六更文

最近沉迷《一人之下》,我想知道,大家真的不来一发青也cp吗?

【黄叶】奉子成婚

黄少天仍然记得,两人第一次相遇的地方 。

或许是厌倦了那般枯燥乏味的生活了,总想到别的地方看看。从g市跑到了h市,兜兜转转,耗费了三四天的时间,才在h市的一隅落了脚。说到底,黄少天还是不习惯h市,从早茶到风土人情,虽都是中国的一方土地,但归根结底是不一样的。


在租住的地方待了近一个星期,他决定去外面看看。h市没有如g市那般丰盛美味的早茶,黄少天暗自腹诽。从小就生活在市的他,家庭条件可谓是十分优渥了。平时没什么特殊的兴趣爱好,除了偶尔跑到爷爷的房间,去听一听那老旧的唱片,亦或是跟着父亲去参加一些重要的宴会。他最喜欢的,依然是每天早晨那铺满桌的早茶。

在街头买了两个包子后,便绕到了湖边游玩。或许富家子弟都喜欢游山玩水,黄少天也不例外。西湖他倒是不愿意去看,反倒对这片小湖情有独钟。或者说……他对湖上泛舟的那个人情有独钟。


看起来年纪不大,也就二十岁左右,身着简单的便衣,与黄少天本人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此时为夏季,炎热,甚至没有一丝微风拂来。蝉声嘹亮,令人烦躁不安,就如同黄少天此时的心境一样。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,那身材倒是一览无余,但仅仅只是看着,便能感受到那灼热的气息。



“喂,那边那位小哥,停一下……没错,就是你!别看旁边了,过来过来过来过来!”黄少天站在湖边上,敞开嗓子就朝着不远处那个正在泛舟的人喊到。

那小哥的划船技术似乎是不太好,划了许久才将小船停靠在岸。一下船,黄少天便笑着朝他搭话,很爽快的报了自己的名字后,他满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
“呃,我叫叶……我叫叶秋。”

叶秋笑着看着眼前的人,他那唇红齿白的模样着实让黄少天好生欢喜。容貌算不上惊艳,身材也并不健硕。但在黄少天的眼里,对方现在的样子已经很是完美。

这就是两人的第一次相遇。




常听闻有些富豪男女不忌,女性先不谈,那些被保养的男性无一不是年纪小且长相清秀的。黄少天对此不屑一顾,不明白包养那些花瓶有什么用。自认为那些富豪纯属吃饱了撑得没事干,可如今,他遇到了叶秋,心头居然也涌起了这样的想法。


“黄少天啊黄少天,你可不是这样没下限的人。”黄少天拍了拍自己的脸,喃喃自语。


但说白了,黄少天是喜欢叶秋的,被其清秀的面庞和干净的气息所吸引。

你说人吧,总是这么矫情又难以理解。明明喜欢一个人,却又不敢上前,说出自己的心意。黄少天从小话就多,直抒胸臆对他来说是件很简单的事情。可如今,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咽喉似乎是被掐住了,每每望向叶秋晶亮的双眸时,酝酿许久的话语又被咽回腹中。




热浪滚滚,黄少天打小就习惯于穿着正装,直到现在也是如此。叶秋拉着他来到一家咖啡厅,这家店的面积不大,里面的顾客也不多,可装修却十分合黄少天心意。算不上豪华夺目,那木质的地板与木质的桌椅却让他想起了家,这里,满是家的味道。浓浓的咖啡香味一个脑儿的涌入黄少天的鼻腔,闻着这香味,心头由于炎热而升起的烦躁不安瞬间化为微风,消散在了空中。


“老板,两杯卡布奇诺。”叶秋笑着跟咖啡店的老板说到,手上还竖起了两根手指。就在黄少天想说不喝卡布奇诺的时候,迎面的却是叶秋的微笑。

“这家店的卡布奇诺真的很好喝,你一定要尝尝。”


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世间的众多笑容,黄少天只倾心与这一人的。这时,他突然想起了两人相遇那天,也是因为看见了叶秋那张笑脸。


日落汀州一望时,柔情不断如春水。

黄少天是喜欢喝黑咖的,虽苦,却能麻痹一个人的神经。从二十岁喝到现在,也已经有四五年了。四五年的时间,他从一个大孩子变成了如今这般的青年。当他还在g市的时候,尝尝被夸年轻有为,肯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业。而他自己,也觉得如此。




他的人生其实早就被规划好了,将来继承家里的产业,娶个年轻美丽的妻子,生下一个活泼健康的孩子,一辈子就过去了。但黄少天不甘心,不甘心自己就这样照着这条路走下去,他坚信所有的一切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值得且不留遗憾的。他和父母闹翻后便来到了h市,在这里,恰巧又遇到了自己喜欢的这个人。冥冥之中,似乎是有天意一般。

黄少天曾问过叶秋的年龄,而叶秋却也只是笑而不语。黄少天内心虽有憋闷之感,但却不想把这等感情放在脸上。若是让叶秋看见了,指不定又是一顿笑。因为这点小事而不开心,黄少天你是小孩子吗?


相识不满一年,却也有十个多月了。在这十个月里,黄少天看见了不同的叶秋,笑着的,怒着的,丧着的……他的每一副样子都被黄少天看在了眼里,定格在心里,成了一张张风景画。明里暗里的,黄少天总会向叶秋吐露自己的心意,可奈何,对方就像一只不开窍的木鱼,惹得黄少天也是没有办法。

但一切的转折点,都在第二年的寒冬。





与叶秋相识已是一年零七个月,度过了炎热的夏季,穿上了厚重的羽绒服。黄少天不喜穿冬装,当初来到h市的时候索性一件都没带。因此他此时穿的衣服,都是向叶秋借的。叶秋比黄少天高2cm,可这2cm的身高差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。叶秋身材匀称,可骨架却比一般男性小上一圈,身上没什么肌肉,肚子摸起来十分舒服。或许是因为常年不运动的缘故,那皮肤无论什么时候都显得如此之白。还有那双手,手掌较薄,手指纤长,是双很好看的手。

而黄少天呢,因为常年锻炼的缘故,该有的肌肉一样不少。无论从何处看,都显得比叶秋健硕很多。因此,那少掉的2cm对黄少天来说根本不成问题。甚至把叶秋抱起来,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。


话是这么说,可没想到他真的去把叶秋抱了起来。

叶秋穿了一件深色毛衣,外面又套了一件呢子大衣,黑色的裤子将他的长腿显露了出来。但叶秋这个人吧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不小心就会摔倒。叶秋怕痛,但每次摔倒的时候也是无可奈何。摔了就摔了吧,反正冬天穿得多,也不怕什么。可就在叶秋将要摔倒的那一刻,站在其身旁的黄少天即使扶住了他,并将他拦腰抱起。


两个大男人以这样的姿势站在大街上,怕不是想上第二天的新闻头条。


“少天,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。”叶秋揪着黄少天的袖口,只觉得面子挂不住。

“老叶,不是我说你”黄少天顿了顿“平常让你好好吃饭你不听,现在瘦的跟根杆似的。以后我亲自监督你吃饭,还有啊,两个男人就不允许公主抱了吗?谁说的?谁说的?我还偏要抱了!”


看着叶秋欲言又止的表情,黄少天俯下身子,在对方的耳边低声说到:“我喜欢你这件事……真的好想让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
叶秋听罢,心里一阵悸动。看着黄少天眉目中鲜少露出的认真,与万丈柔情,叶秋闭上眼,叹了口气。


彩袖殷勤捧玉钟,当年拚却醉红颜。

罢了罢了,黄少天,我真的是败给你了。





自从两个人在一起后,似乎是想把h市的大街小巷跑个遍,彻彻底底的变成了h市地头蛇。

“老叶,我跟你说哈”黄少天啃着手中的玉米棒“今后我们跑的地方,只多不少,所以千万不要说什么不想出去了的这种话。你这小胳膊小腿的,该练练了。”


叶秋不屑的瞥了黄少天一眼,嘴里还“呵呵”两声。

“呵呵是什么意思?”


“没啥意思,因为你可爱我才呵了两声。”

“我知道的,我一直都那么可爱。”


此时的叶秋恨不得把手中没吃完的玉米棒一起塞进黄少天的嘴里,可没想到的是,居然还有人比自己更加不要脸。

俗话说,欠别人的,总是要还的。黄少天深刻明白了此等道理。


当他被告知,今天、明天、后天,以及往后的每一天都不允许与叶秋同床共枕时,突然就感受到了世界对他的残忍。

当然,黄少天在半夜时分还是爬上了叶秋的床。





然而,这一切都进行的太顺利了。此等顺利的进程,令人看不到所有事情背后的阴霾。

黄少天看着客厅中两个几近一模一样的人时,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。

一个叫叶秋,一个叫叶修。


叫叶秋的是自己素未谋面的人,而叫叶修的,才是自己真正的爱人。

“所以这么久以来,你都没有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是吗?”黄少天盯着眼前的人看,恨不得凭此知晓对方的一切心理活动,但看又不能看出个什么名堂。


黄少天想不通,明明自己对对方毫无保留,可是对方居然连真实姓名都不肯告诉自己。难道说,过去的两年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个骗局吗?

“叶……叶修,你告诉我,你还有什么是骗我的?”


叶修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明显的愣了一下,他想告诉黄少天,自己并不是有意想欺骗对方的,他也并不想对他有任何欺瞒。但自己现在所说的话,黄少天怕是一句都不会相信吧。

说实话,这种戏剧性的事谁有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黄少天也是在其父的带领下,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。时间不长,却也明白了世事残酷之理。


正因为残酷,就连追寻真爱的机会都是那么遥不可及。看着面前容貌相似的两个人,内心只剩下苦涩,从口腔苦到了心间。

“少天,我并不是想有意隐瞒什么……”叶修欲言又止。


“嗯,我信。”不复以往的黄少天,现在的他已经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了。若自己直言骂叶修混账,可叶修却是委屈的。毕竟自己从未问过叶修关于他的家中事,对方不告诉自己也是情有可原。

“那么……”黄少天攥紧了拳头“他这次过来,是为了带你回家吗?”


站在旁边的叶秋听罢,点了点头“家父执意要我带他回去,离开家那么多年了,该回来了。”

“你们这次回去之后,是不是就不会再过来了……”


“对”叶秋拦住了些许慌乱的叶修“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



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

黄少天回到了g市,在其父亲错愕的神情中,问起了叶秋与叶修两个人的事。


b市的叶家可谓是鼎鼎有名,祖上从军,在军政方面有极大的威信。而到了叶家兄弟父亲那一代改为从商,在原本厚实的基础上从商,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叶家在两方面都颇有建树,对国家也有一定的影响。

可不知为何,原本预定好继承家业的大儿子竟离家出走,一别五年不说,当初离开的原因竟是因为想开一家游戏公司!


其实,黄少天也是明白叶修当时的心情的。叶家家大业大,不过是开一家游戏公司,十家游戏公司都不是问题。但叶修不愿意靠着祖上的遗留,他所希望的,仅是凭着自己,打出独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“老爹,我想继承家业了。”黄少天说到。





时间似流水,转瞬即逝。不过也就两年的时间,可这两年的时间却改变了许多东西。

黄少天在经商方面拥有惊人的天赋,黄家的产业被其越做越大。就连黄父,也不时感叹一下黄少天如今的成就。


他的身子愈发坚挺,容貌更加俊美。若是一笑,即可得到无数大小姐们的赞美。

黄父多次问他,到底看上了哪家的大小姐,打算什么时候娶妻。可每到这个时候,黄少天都像是有东西哽在喉头。


想要啊,怎么不想,只可惜没有那个机会,没有那个命。

记得小蘋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,琵琶弦上说相思。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


但黄少天还是被套路了,不是来自自己的父亲,而是因为那群只想着攀高枝的女人。

不愧说女人心海底针,黄少天终究是看不透那些个花枝招展的人。为了攀上他们黄家,居然用尽了手段。


不知何时起,黄少天不胜酒力的事被许多人知道了。宴会上更多的人像他敬酒,奈何不可不喝。

那天晚上,还是倒在了一杯酒下。


酒醒后发现,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到了几乎无法挽回的地步。他与一女子赤身裸体的躺在酒店的大床上,房间里充斥着昨晚遗留的味道。

黄少天皱眉,毫不留情的将女子踢下床。女子吃痛,原本正做着酣甜的美梦,却因为这一脚而醒来。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沉着脸坐在床上的黄少天,心里居然升起了丝丝甜蜜。


没过多久,女子便查出了身孕,硬是要黄少天负责。但其实,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这件事,谁也不知道。黄父看了眼这女子,最终还是默许了这场婚姻。

尽管黄少天万般不愿意,黄父还是为两人举行了婚礼,所谓奉子成婚。


他看向窗外,看见了空中的骄阳。

再过不久,夏天就要到了。





“少天,该去接她了。”黄父敲响了黄少天的房门。

今天,终于到了大喜的日子,众人的脸上溢满了笑容,可唯独黄少天,脸上挂着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。


这一天,还是到了。

“奉子成婚、奉子成婚……若不是跟我爱的人在一起,那还有什么意义呢……”黄少天低垂着脑袋,让人无法看见他脸上的表情。


“可你不得不娶。”黄父拍了拍他的肩膀,希望他可以好受一些。

黄少天不明白,为什么人要生出一颗七窍玲珑的心,就因为有它,人才会生出种种不该有的想法。


如果自己即将要娶的人是叶修的话,他万般愿意。可正因为不是,所以才愤慨难耐。

叶修,我想你了。




黄少天年少时,不懂“愁思”与“疾苦”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没有任何顾虑。虽没有自负到认为整个世界都应绕着自己转的地步,但无论面对任何人,都透露着一股子嚣张。

可在遇到叶修后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,黄少天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。那嚣张的气焰被净水浇灭,那乖张的性子也被磨成了现在这般平和。


但这次,黄少天总想闹一闹,在他今天的婚宴上,就像是回到了从前年少轻狂的模样。

这才是最真实的他。





在婚礼上,当司仪问黄少天是否愿意娶对方为妻的时候,他竟说不可能。就算结婚了,也可以离婚。无视了黄父愤怒的表情后,毅然决然的走出了大厅。

还是外面清净,黄少天这样想。


他从西服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包烟,用附近一张桌子上的打火机点了火。可这打火机似乎是快没油了,点了很多下才将烟头点燃。

黄少天猛的吸了一口,烟味瞬间弥漫于口腔。


“那个打火机是我的诶……”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黄少天听罢,愣怔了一会儿,急忙转身。身后的那人脸带笑意,右手两指夹着一根尚未点燃的烟。


“方便借个火吗?”对方笑着问到。

还没等黄少天开口,那个人便主动凑上前。右手两指夹着的烟的烟嘴被衔入口中,与黄少天嘴中的烟轻轻触碰了一下。


两个人此时靠的很近,黄少天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香味,清淡,却又使人入迷。


“叶修……”黄少天的声音略带嘶哑“你…….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

叶修盯着黄少天看了一会儿,取下了嘴中的烟,轻叹了一口气“那倒不至于,只是想看看,我牵挂了这么久的人是否过得安好,不过……你看起来过得并不开心。”


当然不开心,这次叶修离开后,黄少天就没有开心过。

“那你这次只是过来看看是吗?”


叶修点了点头“顺便再带个东西走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
“保密。”

“少天”叶修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“时间还早……做吗?”



这是车https://m.weibo.cn/5631467090/4244756463028929


评论(3)

热度(78)